• "date": "2021年7月10日"
  • "title": "男子盗取骨灰盒敲诈勒索 被斥责:你家没祖宗吗"
  • "tags": ""

调查发现:在一些地方,不少人都在从事盗取骨灰敲诈的“营生”,甚至还有人传授“技巧”。这些人或敲诈墓地管理方,或敲诈死者家属。

公墓负责人老朱领着记者走进墓碑整齐排列的花岗岩墓园。他站定一处,抬起手臂,指着眼前及不远处的另外两处墓碑,告诉记者这里不久前发生的蹊跷案件——窃贼撬开三个墓穴,盗走墓穴中安放的三个骨灰盒,据此猖狂敲诈公墓管理单位。

那是9月2日10时许,公墓办公室电线岁的老朱像往常一样拿起电话,以为是想办理墓葬事宜的人打来的咨询电话。

老朱的脑袋“轰”地一下,骤然紧张起来。听口音,对方像是浙江那边的人。对方念出三个骨灰盒上的姓名让老朱核实,电话随即挂断。

老朱领着员工火急火燎地奔向墓园,发现一处墓穴的水泥盖板被撬开后放在旁边地上,墓穴里的骨灰盒不知去向,相距不远的另两处墓穴有明显撬动痕迹,盖板虽在原位,但里面的骨灰盒同样无影无踪。

上世纪八十年代,公墓初建伊始,老朱即从部队复原转业来到这里工作,任劳任怨、勤勤恳恳工作近30年,还从未遇到这样的事。老朱向领导汇报后立即向公安机关报警。

席间,童某军、童某福两个同村人感叹多年在浙江义乌做水果生意处境艰难,其中一人提出他有个哥哥在江苏南京做生意,看看投奔哥哥能不能另辟挣钱新路。饭后,掏钱请俩老乡吃饭的汤某山与这俩人同行。

三人风尘仆仆从500公里外的余干县辗转乘车赶赴南京,在南京白白呆了几天没能如愿,算算一路花费用钱,真让三人灰心丧气。这时,汤某山提出怎么也得想法子挣点钱,不然就白折腾了。

据童某军、童某福被金坛警方擒获后供述,他们离开南京时,另外两人心里正纠结失望,听汤某山提议到墓地盗骨灰盒敲诈,他俩没有反对。在这俩人看来,姓汤的脑筋灵活、口舌伶俐。

童某军在老家耳闻有人谈论过如何干,因为老家那边有许多人都从事这“营生”,而童某福是有前科之人,曾因盗窃罪被判刑入过狱。至于汤某山,此人恰恰在几个月前涉嫌犯敲诈勒索罪被河南警方在网上通缉追逃。

三人离开南京时,找个载客的电动三轮车,跟驾驶员说帮他们找一处墓地即可。这三个心怀鬼胎的人到下车时,发现眼前这座墓园围墙高大,难以攀爬,只好放弃这一墓园,再拦一辆载客面包车上车。

据童某军、童某福分别向警方供述:8月底的一天下午,他们在金坛市西面临近主干道公路旁的一处墓园下车,一眼看到这里没有围墙,三人心中暗喜,决定在此动手。天黑前,他们前往一家五金店买了盗撬工具。

等到太阳落山,漆黑一片、夜静更深。三人摸黑窜入墓园,先找高大墓碑,轮流上手,因墓穴砌筑坚实,试撬了几处均难以撬开,只好将目标转向旁边一些相对矮小墓碑下的墓穴。

最终,三人依次撬开三个墓穴,盗出其中安放的骨灰盒,分别抄下墓碑上逝者的姓名,依白天观察盘算好的地形,将其中一个骨灰盒带入距墓园不远处的废砖窑里面匆匆放下,再返身出来,钻进距砖窑北面数十米多外的小树林中,分别挖坑将另两个骨灰盒埋入土中,并在邻近小树上各削掉一块树皮做记号。

干完这桩缺德事,三人连夜各奔东西,依约定由汤某山打电话给公墓实施敲诈。此后,汤某山几次打电话与公墓讨价还价,从开价10万元降到7万元,再降至4万元,公墓迫于敲诈压力,在9月17日先给嫌疑人指定的银行卡汇出3万元。汤某山告知了盗取三个骨灰盒的藏匿地点,在追讨电线万元时,他竟指责公墓一方“不守信用”。

为避免被警方抓捕,嫌疑人往返余干县北去百十公里外的景德镇和南去相距近百公里的鹰潭市,不惜折返奔波数百公里,分别从两地的银行取款机上取出公墓打到他们指定银行卡上的第一笔钱。办案民警发现,汤某山逼迫公墓汇出第二笔1万元后,他并没有将这一实情告诉另外两个同伙。

敲诈钱款到手后,三人在电话里商议如何分钱,汤某山提出分钱数额及方案,其中一条是三人必须同时到场。

刑侦民警徐云逸记得从金坛市驱车前往江西余干县要走六七个小时,路程逾五百多公里,那里是山区。

9月28日,距案发整整26天,江苏省金坛警方在综合多方线索锁定犯罪嫌疑人后,跨省赶赴余干县,将身在家中的童某军、童某福分别擒获。嫌疑人汤某山逃脱。

“那天晚上等到九点多,知道市局刑侦大队和我们的人从江西带两名嫌疑人的车要到了,大家都站在派出所院门前等着,心里特别高兴。”

薛埠派出所刑侦中队长王平告诉记者,案发伊始,他就前往距派出所5公里外的公墓了解案情,“嫌疑人用的是福建厦门的手机号,反侦查能力相当强”。

嫌疑人童某军在向警方供述涉嫌犯罪过程时这样表白,“我当时昏了头,只想赚点小钱,特别后悔”。而受过刑事处罚的同案涉嫌人童某福在面对办案民警讯问时,则拒不承认自己涉嫌犯罪,声称自己根本不知去干什么,把一切责任全推到汤某山身上。

薛埠派出所刑侦中队长王平告诉记者,这些盗取骨灰进行敲诈勒索的犯罪嫌疑人一般开价都是8万元。盗取骨灰盒这“营生”在余干县还有人传授如何操作,那些人也被当地老人咒骂。

记者从金坛市公安局获悉,目前这起涉嫌敲诈勒索案还在继续侦办中。就在记者来到金坛采访的前一天,当地另一墓园又发生一起盗取骨灰盒敲诈勒索案。更可恶的是,作案嫌疑人的敲诈电话竟然直接打到被盗骨灰盒的家属家中。(记者杜萌)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imeiss.cn/,欧洲预选亚美尼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