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ate": "2021年7月3日"
  • "title": "记者体验代购旅程:单一物品数量过多视为货品(图)"
  • "tags": ""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imeiss.cn/,欧洲预选亚美尼亚

深圳海关有关负责人此前对媒体说,一些从事网购、邮购、海外代购的商家,转向“水客携带”。

眼下,不少以代购为生的人越来越惶惶不安了,特别是前空姐海外代购偷逃100多万元税款获刑11年的消息被爆出来之后。按照规定来看,境外旅游购物,如果是自用物品,只要不超过5000元的,无须担心涉嫌违法。但如果是用来销售的货物,则是无论多少钱都要交税。然而,“自用物品”与“货品”究竟是如何界定的呢?代购过程中有没有办法减小违规的程度呢?而代购在眼下又有多大的利润呢?带着这些问题,记者前往香港亲身体验了一番代购旅程,并咨询了口岸一线海关工作人员。

广深线和广九线是连接内地与香港的一条铁路动脉,记者从广州火车东站乘坐和谐号,通过深圳罗湖口岸过关。

过关后,记者随即乘坐港铁东铁线到达上水站,前往上水广场。上水广场是新界北区最大型及商品种类最多的购物中心,而且邻近罗湖口岸。因此,从时间成本和价格成本考虑,上水广场是众多代购卖家喜欢的采购地之一。

记者通过罗湖口岸过关踏上返程。为了调查需要,在回程路上时,记者特意把背包装得鼓鼓的,同时将从香港购买的几件正版球衣、化妆品、奶粉等全都放到一个环保袋里,装扮成刚刚“血拼”完的模样。这些东西,再加上记者身上的手提电脑、手机等物品,当时记者身上所携带的物品总价值远超过5000元。

按照规定,入境时有两条通道,一条是无申报通道,一条是申报通道。如果携带价值超过5000元的物品,就应该走申报通道。记者按照一般代购卖家的习惯,并无主动申报,走了无申报通道过关。整个过关过程,记者出奇的顺利,不但没有被要求补税,甚至连过安检和检查书包里的物品是否超过标准金额的流程都没有。

记者在排队过关时还留意到,等候过关的每条队伍里都有很多疑似“水客”的人他们拖着一车车物品直接从香港的海关人员身边经过,随时携带的多为奶粉、洗发水、纸尿片、中成药等,全部都没有拆包装,都整齐地打包在手拉车上。记者过关后发现,这些“水客”过了香港关口之后,又重新在免税店门口集中,重新分配货物,再过罗湖关口。这些“化整为零”后的“水客”,大多也没有被内地海关检查,很顺利地就过关了。

记者查询海关有关规定发现,境外购物回来,应按照物品价格报关纳税。入境居民旅客携带在境外获取的个人自用入境用品,总值在5000元以内(含5000元)的,单一产品在合理数量之内的,海关予以免税放行。对于超出5000元的个人自用进境物品,经海关审核确属自用的,仅对超出部分的个人自用入境物品征税;对不可分割的单件物品,全额征税。但究竟海关是如何界定旅客所携带的属于个人自用物品还是带入境内销售的“货品”呢?对此,记者在罗湖口岸海关申报处找到有关工作人员进行咨询。

记者:走无申报通道的旅客这么多,你们一般如何判断所携带物品超出了免税范围呢?

海关(指深圳罗湖口岸海关工作人员):除正常走申报通道的人以外,海关对于走无申报通道的旅客所带物品是否超过免税规定范围,由海关相关工作人员经验判断为主。

海关:一般而言,如果海关工作人员判断单一品种物品数量过多,超出自用范围,则会视之为“货品”。海关会立案暂时扣押相关“货品”,并要求该旅客在一天之内将“货品”退回香港。同时还会查看携带该物品的旅客是否多次往返旅客,如果情节严重的,海关还会考虑将有关案件转交缉私队处理。

海关:除了烟草制品、酒精制品、光碟等部分物品有明确限带数量以外,大多数物品是否符合“合理数量”范围,也是有海关人员判断为主。假设你从香港带回一个价值上万元的爱马仕皮包,一般海关人员会根据是否有明显用过痕迹,作出予以放行或完税后放行的处理。但如果你所携带同类皮包过多,难以解释是自用用途,那么海关将视作“货品”处理,拒绝入境。

总而言之,如果过关前主动申报了,超出免税范围的,按照有关规定补税;如果海关检查认为旅客所带的物品超过自用范围的,则拒绝物品入境。

随后,记者来到广州火车东站的海关检验检疫局,该局一名工作人员向新快报记者表示,对于5000元的额度,其实海关也要根据旅客的行程做判断。例如,一天过关几次的旅客,或者15天内经常过关的旅客,只能携带旅途必需用品。“其实旅客过关的时候应该要申报的。如果超过自用范围限制,最好托运或者征税。因为托运的时候会检查物品,要按规定交税;如果超过自用范围不托运,就需要自动申报交税。但如果没有申报,而且量非常大,我们就只能立案处理。”

记者了解到,旅客自带物品和邮寄物品处理方式不一样。上述工作人员介绍,邮寄物品主要归海关的邮局办事处管理,但目前广州火车东站还没有这块的管理部门。

据了解,为了确保利润,目前市场上的代购方式主要有两种,一是通过快递寄到香港,再由转运快递公司寄至买家手中;二是卖家个人携带货品通关返回内地交付买家。其中因为香港毗邻深圳,所以从香港代购多以后者为主。

然而,记者前往香港选取了目前代购占比最大的化妆品、奶粉等商品为样本,与目前淘宝代购店进行了比较,记者发现,部分淘宝所售商品的价格甚至低于香港价格。

以目前在淘宝上比较受女性欢迎的倩碧黄油(125ml)为例,记者从香港购买的价格约合人民币235.38元(按9月11日港币对人民币汇率1?0.8173计算,下同),而且还没算上记者从广州往返香港的交通费用(约200元人民币),但淘宝上该商品的售价仅需205元。

此外,像目前比较多年轻母亲专门到香港购买的美赞臣安婴儿A+1段(900克装),香港万宁售价为约合240.29元人民币,淘宝上则为248元,两者价格相差只有不到8元。

在没有算上运费成本的情况下,香港售价与淘宝上的售价已经差距不大。这不禁让人产生疑问:代购卖家利润何在?

“我家人在香港上班,自己也有过关商务签证,通常每周三或周六去香港淘货,但由于各种代购成本上升,让代购业利润大幅下降,目前我只能赚点汇兑,薄利多销。”一位淘宝卖家邱小姐告诉记者,像目前港币对人民币是1:0.82左右,他们就会按1:0.86的汇率计算价格。

而如果是快递,代购的利润也在缩小。今年4月15日,《海关总署关于修订〈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境物品归类表〉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境物品完税价格表〉的公告》正式实施,规定所有境外快递企业必须使用EMS清关派送包裹,很多须按照贸易货物通关,需要被检查补缴税。这直接导致代购物品的价格上升,而转运公司也重新调整价格,有的涨幅在50%以上。

“随着国家对灰色代购的严查,以及内地与香港奢侈品价差的不断缩小,我们希望合法代购能成为未来的趋势。”业内人士分析称,对于一部分消费者而言,购买国外限量版产品、国内断货产品,是他们进行代购的主要原因,如果通过正常缴纳关税来“代购”,这将是一个合法的行为。

其实不难发现,眼下对于众多代购卖家来说境遇已经难掩尴尬。如果缴纳关税,并将税负转嫁给消费者,将失去竞争优势;如果不提价,不缴税,在现在风声越来越紧的当下,将面临高额的违法成本。受此影响,不少代购卖家,特别是没有资源优势的低端代购卖家都开始自动退出。

实际上,部分网友对于境外代购被判刑持同情态度,一个重要原因是,客观上不少国际品牌商品的境内外差价悬殊。有人认为,正是高关税导致了这种内外价差,诱发“海淘客”涉险违法逃税代购,希望相关部门通过降低关税、“以疏代堵”的办法来抑制代购逃税的泛滥。

事实上,进口税收并非决定国内奢侈品高售价的主要因素。进口国际品牌商品的进口税收与商品的市场零售价相比,进口税收占比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高,一般在5%27.6%之间。若除去进口环节代征的增值税,仅就进口关税和消费税而言,在商品市场零售价中占比更低,仅占商品市场零售价的1.3%18.6%。

在国际品牌进口商品的流通环节中,各种其他费用居高不下,占比远超过进口税收。比如,获取专卖代理资格的高额代理费,高档消费地区的高租金,国际运输和保险成本等。代理商能获取高垄断价格,垄断行业的超额利润也是该类商品价格超高的原因之一。此外,中国零售业存在的收取通道费、“扣点”等潜规则,也会推高国际品牌的价格。可见,要改变奢侈品国内外价差悬殊的局面,把外流到境外的消费需求重新吸引到国内正规商业渠道,除了关税,有关部门还应着眼于这些林林总总的价格推手,打造更有吸引力的购物环境,以免国人涉险尝试非法代购。

从记者整个亲身体验过程来看,不难发现,虽然海关对于免税与交税的区别都有明文规定,但是执法不严是大量代购卖家、水客生存的前提。记者当天在过关时,一个深圳居民告诉记者,她一个礼拜要往返一趟深港两地,她也在淘宝上开过一个小代购店,但主要是帮帮朋友。一直以来,从未有海关检查过她的随身物品,“大家都有侥幸心理的,十次里面可能一次都抽不到,为什么不顺便代购赚点小钱呢?”不过,她也向记者提到,如果每个人过关都要像在机场过安检一样,或者对代购入境的物品适当征收少许关税,或许从事代购的人就不会明知故犯了。

根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调查,2011年我国海外代购市场交易规模达265亿元,同比增长120.83%,预计今年将飙升至480亿元。目前化妆品、奶粉、箱包占据代购商品三强,紧随其后的是服装、电子产品。

实际上,对于代购区别立法和区别关税对待,一些电商人士也在呼吁,但在律师看来,都不具备可行性。北京市盛峰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于国富认为,这一说法尽管乍看之下合理,但并不可行。由于关税制度的一大目的是维护既有的市场秩序和价格体系,因此如果关税制度对非法代购采取区别对待,现有的价格体系将被打乱,也不符合大品牌商和代理商的利益。例如,某国外品牌在国内有代理商,那么这些非法代购入境的物品无疑会对这些正规代理商形成冲击。

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游云庭也认为,尽管“空姐案”确实存在量刑过重的可能,但代购行业处于“灰色地带”的根本原因是国内关税过重以及国际品牌商对华的“歧视性定价”。此外,如果法规对代购进行区别对待,可能会导致一些原本从邮政系统正常进货的卖家转投“空姐案”中的“蚂蚁搬家”式进货渠道。而这将带给海关、航空和税收部门更大的管理成本。

根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调查,2011年我国海外代购市场交易规模达265亿元,同比增长120.83%,预计今年将飙升至480亿元。目前化妆品、奶粉、箱包占据代购商品前三强,紧随其后的是服装、电子产品。

如今,海外代购已经在国内形成了一条产业链,不仅是广州市民熟悉的港澳代购,福建、青岛、大连等都是海外货物输入境内的通路。不过,深圳规模最大,主要是对接从美国发至中国香港的物流,福建对应台湾地区,而青岛、大连则对应日本。然而,眼下海外代购的风声越来越紧。

今年4月开始,境外快递发往国内的包裹不能再通过邮关清关,所有境外快递企业必须使用EMS清关派送包裹,很多须按照贸易货物通关,需要被检查补缴税。这直接导致代购物品的价格上升,而转运公司也重新调整价格,有的涨幅在50%以上。实际上,代购业内基本认同的数字显示,受此影响,淘宝全球购平台的交易量当时旋即下滑三分之一。而现在,离职空姐海外代购逃税被判11年的消息,又把一贯低调的代购业推到了风口浪尖。

按照规定,个人携带价值低于海关免征额度5000元的自用物品可免税,但再将其销售,变成是货品的话就不同了。“自用物品”与“货品”究竟是如何界定的呢?代购过程中有没有办法减小违规的程度呢?而代购在眼下又有多大的利润呢?带着这些问题,记者前往香港亲身体验了一番代购旅程。来源金羊网-新快报)